快捷搜索:  as

认知有碍情无碍 上海为认知症老人打造“记忆家

上海银康老年公寓里,认知症老人正在做健康操

东方网记者傅文婧1月21日报道:上海是全国最早进入老龄化,且老龄化程度最深的城市。认知症老人是养老服务体系里照护难度很大的群体,认知障碍使他们健忘、迟钝、情绪敏感,甚至生活不能自理。为了保障认知症老人的晚年生活,上海将“认知症照护床位改建”列入市政府实事项目。据了解,至2018年底,上海已经完成1194张认知症照护床位的改建,2019年还将继续增加1000张。

1月21日上午,东方网记者走进了位于虹口区的上海银康老年公寓,这里的认知症照护专区——银康“记忆家园”,被誉为认知症长者的快乐之家,也是沪上深耕认知症老人照护体系建设的先进机构。宽敞的多功能厅里,一位坐着轮椅的老大爷正在台球桌前用手玩球。中医理疗室里飘来阵阵香气,正在进行芳香疗法的老人舒服地坐在躺椅上。活动室里,多位老人正围坐在一起念唐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这些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的老人,其实全都患有认知障碍。

认知症老人在念唐诗

据银康老年公寓院长汪晓鸣介绍,2015年10月,银康为认知症长者了开设了第一块照护专区——“记忆小镇”。根据国内外的先进照护理念和自身实践探索经验,建立起了一支专业的照护团队。2018年4月,市民政局将“改建1000张失智老人照护床位”列入2018年市政府实事项目,探索建立本市认知症照护服务体系。银康申请到了“4个认知症照护单元,76个照护床位”的任务。11月,银康“记忆家园”改造工程顺理完成,从墙体颜色布置到家具定制,再到区域功能优化、活动用具选择、生活场景化设计、照护团队的专业培训等项目内容,都以认知症长者的生活需求为核心,力争为认知症长者营造最温馨、最适宜生活的环境和服务空间。目前,银康记忆家园已有在住认知症长者59位。

认知症老人锻炼身体

银康照护团队认为,认知症患者并非“没有感觉”,恰恰相反,最初意识到自己认知症症状的就是他们本人。过去能做到的事现在却不行,频繁的健忘、家务的失败,包括亲人的责备,这份不甘和挫败的心情会留在他们的记忆中。在照顾认知症老人的过程中,营造熟悉、怀旧、家庭化的生活环境非常重要。在老人们的房间里,摆着搪瓷杯、老式水壶、七、八十年代流行的座钟等富有年代感的生活用品。在老人们的公共活动区里,挂着许多黑白照片,回溯着老人们年轻时的风采。

即使老人患上了认知症,他们也需要轻松愉快地度过每一天,他们同样渴望安心且有尊严的生活。“照顾他们,最重要的是建立起信任关系。”53岁的陈女士是银康的护理人员,她告诉记者自己照护的陈秀卿老人是银康认知症长者中“脾气最怪的一位”。据了解,86岁的陈老太太没有亲人,平时喜静怕吵,情绪十分敏感,几乎谁都不理,可在陈女士的哄逗下,陈老太太开心得像个孩子。

86岁的陈秀卿老人

据了解,自1998年以来,上海每年都将“新增养老床位”列入市政府实事项目,从未间断,已成为最“年长”的市政府实事项目。尽管目前上海还没有认知症老人总数的精确统计,但根据国际经验估算,上海认知症老人约有20万。养老机构已经日渐重视对认知障碍老人的特殊照护,而这也是老年照护工作在未来面临的巨大挑战。

近年来,上海在推进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的过程中,民政等部门正在聚集多方资源,着力建立健全针对认知症老人的照护服务体系,及时回应社会痛点和群众需求。目前,上海已在医疗领域加强了对认知症的专业诊断和治疗,如: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华东医院等医疗机构开设了记忆门诊,对认知症的精神行为进行医学诊断和药物治疗。扶持催生了一批提供专业服务的认知症照护机构,如:市第三社会福利院设置了全市首个失智老人照料中心等。同时,还涌现出一批从事认知症专业服务的社会组织,如:尽美长者服务中心,在浦东塘桥、长宁虹桥等街道建立“记忆家社区认知症家庭支持中心”;剪爱公益在普陀、宝山、徐汇等区的部分街道开设“记忆学堂”,开展认知症社区宣教、早期筛查干预和个案服务。

认知症老人在进行芳香疗法

认知症老人的照护工作,是一项长期且日益增长的社会需求。除了已经列入市政府实事项目的床位改建工作,上海民政部门同时也在进一步推进认知症照护专业人员的培训、完善认知症照护单元入住测评标准、形成认知症照护服务项目标准、开展社区认知症筛查、培育社区认知症非正式照护力量、为社区内有需要的家庭提供照护支持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