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上虞这块石碑结束了109年的风吹日晒,活化新生

近日,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的上虞区曹娥“告示”石碑结束风吹雨淋日晒状态,迁移至上虞博物馆,受到了保护。

运河澎湃,气势磅礴;文脉传承,绵延不绝。“告示”石碑作为水乡绍兴首个世界文化遗产——浙东运河(又名杭甬运河)绍兴段的重要物证,承载的文化信息含量不言而喻。“告示”碑进博物馆,彰显其重要性。

“告示”石碑通长(含榫头)2.07米,宽0.98米,直行书写,全碑刻635字,原立于曹娥上沙顶坝底渡口码头悦来亭内。碑文记述同治年间至宣统二年,由于当时地域归属原因,会稽曹娥脚夫与上虞梁湖脚夫因争挑货物,引起争端诉讼,经官府出面开导协商,议定曹娥脚夫与梁湖脚夫对运货转驳的相关挑货事宜,并刻碑进行告示。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悦来亭拆除,石碑被挪作牛棚材料,后遗弃在离原址不远处的路边。去年,该碑被上虞收藏家协会会员赵张达、谢培耿等发现,发布于朋友圈内,引起社会关注。今年以来,越城区、嵊州、余姚、慈溪等周边地区的金石爱好者高度重视,有的前来拓碑研究,有的断句解读碑文,有的呼吁保护这一“历史记忆”。

在陆运不发达的过去,水路是输送绍兴一带瓷器、黄酒、丝绸、茶叶、纸扇、腐乳等特产物资的重要商路通道。特别是“通江达海、江海联运” 的大动脉浙东运河,更是折射“一带一路”——古时“运河经济带”和“水上高速路”的发源地,百姓择河而居,靠河而生,借河开枝散叶。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孕育丰富璀璨的运河文化。而与百姓生活最为密切的水运结点,当首推渡口码头,它是物流、人流、信息流等要素的集散地和枢纽站,由此衍生集搬运、货栈、食宿于一身的过塘行。据1910年《商业杂志》“会稽曹娥镇过塘行经营业之式微”报告记载,曹娥过塘行繁盛时,多达二十余家。可见当时渡口码头客流往来的兴旺。

千年运河乘舟伴,纵贯南北赋韵来。生息于曹娥江畔的“告示”石碑从某种程度上讲,它只是一个缩影,见证着渡口码头的热闹、成长、辉煌和没落。目前“告示”石碑被重视保护,传导运河实物保护的意义。结合上虞曹娥片区的旅游开发和世遗地域特色,唤起全社会对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 的眷恋认知,该石碑又将活化新生,重新融入我们的现代生活。

附碑文:

告 示

钦加三品衔赏戴花翎补用道署理绍兴府正堂兼总理营务处衔 办绍属厘捐加三级纪录十二次包为出示晓谕事:

照得会稽曹娥脚夫与上虞梁湖脚夫,因争挑货物肇衅构(构)讼。奉各宪批府提讯,经萧前府传集讯断,谕令两造循照同治二年杨前府定章及光绪十三年上虞县唐令示谕办理。嗣因两造仍复争执,控讼不休,并(并)据上虞县洪令禀请委员劝谕开导,又经本府先后委员前往体察情形,妥为劝办在案。兹据委员候补县丞伍正举暨曹娥巡检蒋颐、梁湖巡检李华秾以传集两造,切实开导,公同议定,将曹娥四埠分归梁湖江磡头脚夫挑运,货物名目开列条款,以资遵守,其余货物仍照断案,由曹娥四埠轮挑。两造均已允洽,取具各结,并(并)议立清单,申请察核。并(并)据梁湖脚夫金成华等,粘抄议约呈请出示前来。除批示,并(并)将允结附卷,一面详明,各宪销案外,合行出示晓谕为□示,仰曹娥、梁湖两处行户及坝夫、脚夫人等一体知悉。嗣后,凡遇往来客商船只运货转驳,务须按照后开条款,归江磡头脚夫承挑,其余各货仍归曹娥四埠轮值。事经议定,各宜安守本分,不得再有争竞。挑力照章收取,毋许多索分文,其搬运货物概由大路行走,不准於(于)六项塘提(堤)上贪便拖拔。以固堤(堤)身,仍责成曹娥、梁湖二巡检,随时就近查察。倘再违章滋扰,定即提案严办,决不宽贷。其各凛遵毋违,切切特示。

计开,议定江磡头脚夫挑运货物名目各条:

一议此单归宣统二年三月初一日实行;

一议上虞无络大酒埠盐粗高梅屏草纸花生石板石料,归江磡头脚夫肩挑;

一议本县米麦豆袋,归江磡头脚夫肩挑。如不能用驳者,仍归曹娥脚夫翻车;

一议甬江来杉木,归江磡头脚夫肩挑;

一议戏班箱,进归江磡头,出归曹娥人;

一议无论何船药材,统归江磡头脚夫肩挑;

一议绍河运来之石灰,归江磡头脚夫肩挑。

宣统二年肆月 日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